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找供应-找求购-论坛-博客-慧聪吧-免费注册-我的商务中心-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决策》:交通撬动区域竞争力

2008/12/17/09:53 来源:中国公路网

    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将会产生一种具有拉动作用的乘数效用。作为欠发达省份,出口不是湖南的强项,消费对GDP的拉动作用也很有限,加快基础设施建设的效果则十分显著。据交通部专家测算,高速公路投资与经济增长的相关比例约为1:3,也就是说,湖南此次投入1800多亿元建设高速公路,那就意味着可带动GDP增加5400多亿元。

    另一方面,高速公路建设既是资金密集型行业,也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就业容量大,吸纳劳动力能力强。据专家测算,1400多亿元的投资,可增加240多万个就业机会,实现产业与民生的“双效应”,这对于缓解目前的就业压力,会起到积极作用。

    不过,这并不是湖南“交通战略”的全部目标,其更大的指向是区域格局的变化。这在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中,并非没有先例可循,其中就有河南郑州与安徽蚌埠。

    11月19日,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在郑州大学做形势报告会时说,在中国的发展棋盘上,河南正在走两步关键棋。其中之一是建成郑州至西安、武汉、北京、徐州的高速铁路客运专线,打造中国唯一一个铁路客运专线交会“十字路口”。徐光春认为,实现这步棋,将使河南的地位实现质的飞跃。郑州被称为“铁路拉出来的城市”。一百年前,京汉铁路与陇海铁路的交汇,由一个偏僻的郑县小县城发展成为中原最大的都市。100年后高速铁路客运专线的建设,郑州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次因为铁路而带来的质变。

    与郑州一样,在安徽,蚌埠也是一座“铁路拉出来的城市”,随着京沪铁路呼啸而过,蚌埠从淮河边的一个小渔镇,变成了“淮上明珠”,是安徽省第一个设市的城市。如果说这是蚌埠发展历程中的第一次重大机遇的话,于2008年正式启动的京沪高速铁路建设,是蚌埠发展的又一次重大机遇。再加上正在规划论证的京福高速铁路从蚌埠站引出,蚌埠真正成为高速铁路的“三岔口”。一个全新的蚌埠新城,已经规划成形,呼之欲出。因为铁路而改变的财富故事,将再一次在蚌埠上演。

    对于这些典型例子,作为“老交通”的张春贤不可能不知道。也许正是如此,面对今年特殊的经济形势,张春贤才多次与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财政部和国土资源部的领导沟通,争取项目、用地、资金支持,力争今年开工建设18条高速公路,打通11条出省大通道。“这些出省通道的建成将对湖南在区域经济格局中的地位,产生根本性影响,带动整个湖南省在中国区域经济格局中发生改变。”相关专家向《决策》分析道。

    车轮上的区域竞争

    实际上,对交通寄予厚望的,显然不仅仅是湖南。

    据中信证券分析师于军称,交通运输部汇总了各省上报的“可在2010年前开工建设和可于2013年底完工的公路建设项目”,包含在建公路、已规划公路项目、农村公路和可提前开工建设公路等项目,这些项目的总投资规模达到了4.88万亿元;再加上以长江内河航运建设为主的航道、港口建设计划投资约1200亿元,两者合计为5万亿元。

    在国家扩大内需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的拉动下,合蚌客运专线将在2008年内提前动工,并正式接入正在建设中的京沪高速铁路,合肥北上高速通道将在未来3年内开通。除了东西北三个方向正在变成现实之外,规划中的京福高速铁路也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因此,铁道路领导兴奋地评价道:“安徽已经站在全国高速铁路建设的最前沿”。

    从安徽省发改委交通处的铁路储备项目表中可以看到,合肥至福州高速铁路已列入2010年的开工计划。该项目在安徽省境内估算投资为350亿元左右,建成后蚌埠、合肥、铜陵、黄山间都有高铁相连。合肥南下的高速通道将顺利实现。随着四个方向高速铁路的陆续建成与开工,合肥正在变成中国高速铁路格局中的又一个“十字路口”。

    显然,2008年11月开始的新一轮交通基础设施投资,无疑将合肥综合性交通枢纽的建设,大大提前。这样一来,合肥市“1234”高速交通格局,将会提前形成,对合肥在区域经济格局中的地位,会产生根本性影响。从而,可以带动整个安徽省在中国区域经济格局中的地位发生改变。

    在关注合肥、蚌埠因为高速铁路建设而发生质变的同时,我们更不能忽视宁安城际铁路对皖江城市带的影响。这条安徽省有史以来单体投资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将使整个皖江城市群与长三角真正无缝对接。在安徽省积极谋划建设“皖江城市带承接泛长三角产业转移示范区”的关键时刻,宁安城际铁路无疑是锦上添花之妙笔。

    如果说,皖江城市带中的一座座城市是一颗颗珍珠的话,城际铁路就是把珍珠穿成项链的那根“线”。

上一页 [1] [2]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