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找供应-找求购-论坛-博客-慧聪吧-免费注册-我的商务中心-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半年暴跌92.8% 中国航运成BDI最大埋单者

2008/11/7/15:41 来源:物流天下

    11月的海洋,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寒冷,霜冻蔓延着广袤的海域。国际远洋航线上,大量航线被合并或取消,偶尔孤独航行的大货轮中装载的可能是好几家班轮公司的货物。而中国沿海海域附近,有相当数量的货船晒着太阳,处于停航或半停航状态。

    更可怕的是,这种低迷如同多米诺骨牌,蔓延至造船业、港口业。

    悲观与恐惧从国际传导到国内,探寻行业救赎的各种研讨会、座谈会正在四处展开。航运业“冬天”真的来了吗?

    一个小老板的困惑

    杨柏林原是个做燃料油发家的小老板。2006年,看到散货市场运力紧张,运价直线飙升,杨柏林动了心,遂买入两艘散货船,在舟山注册了浙江鸿霖船舶工程有限公司,经营起环渤海至长三角海域的货物运输

    2006年,亦是造船市场异常火爆之时,无论是造船还是修船,都能赚得盆满钵满。杨柏林遂于2007年投入巨资,修建一家大型修船厂,8万吨级和20万吨级的船坞各一座。一边修船厂,杨柏林还一边另造船,目前在建着两艘7000立方米耙吸式挖泥船和两艘3800立方米绞吸式挖泥船。

    后四艘工程船并不是买家下的订单,而是杨柏林判断这航运市场火爆,将带动诸沿海、内河多个港口发展,港口修建、扩容、挖掘航道都需要这些工程船,杨柏林盘算着,即使建好后卖不出好价钱,按当时的行情,放租出去收益也不错。

    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将杨的美梦卷入海里。

    “6月份前,价格还有120多元、130元每吨,6月份以后,价格一直跌,现在运费才40元/吨,可成本是60多70元,跑一趟我要赔十几万!”杨柏林很烦恼,说自己刚做开了市场,不愿轻易放弃现在的客户,只好缩减一些班次苦撑着。

    杨柏林的造船厂已经因为资金压力停建了。四艘工程船还是得建,但杨柏林已看不清它们的“钱途”。

    杨柏林称,现在两艘散货船每个月亏约200万,自己因同时还做着燃油料买卖,把卖油的盈余补贴航运的亏损,目前尚能坚持。但他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下一步可能不得不裁员了。”杨柏林告诉记者,他的企业共有员工60余名,年初的时候生意奇好,不得不招人帮忙,这回可能得往外裁人了。

    杨柏林苦笑着,说他每天都巴望着市场快快回暖,回到6月前那月入百万的美好时光。

    行业悲歌

    苦撑着的杨柏林还算能过得下去的,他的同行们有的或迫于运营压力停航,白白让船晒太阳,有的更惨的被迫将船抵押或卖掉纾解资金压力。

    据宁波市交通运输协会航运委员会秘书长高学介绍,目前该市航运企业中,几乎70%以上船舶营运受到冲击,其中约有30%的船舶正处于停运或半停运状态。据悉,宁波市航运业有水运企业110家,各类船舶741艘。

    如果说中小航运公司的命运不足为惧,诸如马士基、长荣海运、中远、中海等大航运公司的状况,却不得不令市场揪心。

    台湾长荣海运今年半年报显示,营运溢利大幅下滑,报2800万元新台币,比去年同期狂跌95.5%。中海集运三季度财报则称,公司亏损达2.7亿元,此前三季度净利润4.27亿元。这是中海集运A股上市以来,单季度首现亏损。

    另外两家航运企业长航凤凰、中国远洋报表虽然要好看得多,但显然与今年早些时候比,两家公司的业绩增幅明显下滑。

    如中远第三季度营业收入332.2亿元,同比增幅仅27%,而第三季度净利润55.6亿元,同比仅增长17.5%,这两个数字的增幅年中时分别为116.7%和100.9%。

    正因如此,上述公司股票亦遭遇无情抛售。其中中海集运H股已沦为不足一港元的“仙股”。截至10月28日,中海集运H股累计跌幅高达93.6%。

    航运业务的不景气还直接传递给了上游造船业。

    8月法国里昂证券(CLSA)曾公布一份中国造船业经济分析报告显示,造船取消订单情况已经逐渐在经济大环境转变中浮现出来,上半年不完全统计,已经有外国船东在中国取消21艘船订单,其中确认10艘船来自19个船坞,涉及约130万载重。

    业内人士指出,如今情况只会比年初更糟,取消的订单量恐怕比年初的数据更为庞大。据相关数据显示,9月份全球船舶制造业新签订单显著下滑,同比减少66.1%,其中不少是对中国企业的订单。

    按英国克拉克松研究公司对世界造船总量的统计数据,2008年1-9月,中国造船完工量、承接新船订单和手持船舶订单分别占世界市场份额25.6%、38.8%和35.4%。

    上半年,我国造船完工量1024万载重吨,同比增长36%;新承接船舶订单3664万载重吨,同比下降14%。

    记者了解,目前大连一造船厂已然破产;包括南通明德造船厂等在内的长江口部分民营造船企业甚至遭遇集装箱船和散货船订单几乎“归零”的惨淡经营格局。

    广东造船工程学会秘书长洪和平告诉记者,金融海啸危局之下,除珠三角以外,长三角、大连两大中国造船基地已有数个造船厂倒闭,目前国内一些造船企业亦出现船东订单取消或推迟情况。

    BDI误导

    其实,中国航运业今天大败局的原罪有人指出,BDI的(波罗的海干散货运费指数)错误引导很重要。

    2003年开始,BDI从千余点攀升至上万点,五年暴涨10倍。然而值得警惕的是,BDI指数自1985年创立至2002年期间,一直是在1000至2000点之间波动。在2008年之后重新攀至万点以上,并于5月20日创下历史最高点位11793点。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